走上杀戮之路:消失的劳荣枝与七人命案始末

主页 > 人与法 > 2019-12-07 18:33
0

原标题: 走上杀戮之路:消失的劳荣枝与七人命案始末

走上杀戮之路:消失的劳荣枝与七人命案始末

  江西警方将劳荣枝押解回南昌。 微博@厦门警方在线 图

    11月28日,感恩节,厦门气温骤降,气象部门发出了大风黄色预警。这天早上,“雪梨”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《感恩节: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》,她的微信头像是动漫人物“初音未来”:留着一头绿色长发、绑着蝴蝶结的漂亮女孩,拿着小丑的面具半遮住脸。

  随后,她身穿一身卡其色工装夹克,到位于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的手表专柜,帮去外地出差几天的男友照看手表生意。

  几个小时后,几位便衣民警来到“雪梨”的柜台前,短暂的交谈后,带走了她。视频画面里,她没有反抗。

  次日,厦门警方发布通报:身负七条人命、潜逃23年的女逃犯劳荣枝落网。

  在南昌残杀一家三口灭门案中,她是深圳女子“陈佳”;在安徽犯案时,她自称江苏的“沈凌秋”;在厦门酒吧,她又化名“雪梨”,变身为来自南京的“洪某娇”……

  面具之下,劳荣枝原是一名小学老师,不到20岁时认识了有抢劫罪前科的法子英,从此两人走上了杀戮与亡命之路。

走上杀戮之路:消失的劳荣枝与七人命案始末

  厦门真爱酒吧。 澎湃新闻记者王选辉 图

    新来的坐台女

  1999年7月初,合肥市三九天都歌舞厅新来了一名跑场女子,自称“沈凌秋”,24岁,江苏江浦县人。

  在歌舞厅“妈妈桑”眼里,“沈凌秋”本人和身份证照片长得不太一样,真人比照片更漂亮。

  “沈凌秋”外表文静,又来自外乡,和歌舞厅里的其他跑场女子都不熟。没有人知道,她当时已是被南昌警方通缉的逃犯劳荣枝。

  几天前,劳荣枝和化名“叶伟民”的男友法子英逃窜到合肥,花500元租下虹桥小学恢复楼的某间二居室。房东吴贵只知道这是一对“浙江来的夫妻”。

  二人住下之后,法子英花150元钱去白水坝一电焊门市部,订做了一只100*100*70厘米“关狗”铁笼;劳荣枝又去附近二手市场,花500元淘了一台冰柜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二人开始搜寻新“猎物”。

  37岁的安徽阜阳临泉人殷建华踏进了死亡陷阱。

  殷建华从国企出走,后南下深圳创业,不久又回到合肥,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。在妻子刘敏眼中,殷建华是个不善言辞的人,性格内向,也没什么爱好,但与朋友相处很随和。因为忙于业务,他总是凌晨才回家,“有时和朋友打牌晚上就不回来了。”

  殷建华是三九天都歌舞厅常客。每次来舞厅,他口袋里总会揣上几包中华烟。

  劳荣枝盯上了出手阔绰的殷建华。晚上回家,她都会把在歌舞厅观察到的情况告诉法子英。

  几日过后,殷建华上了钩,去歌舞厅时,都会翻“沈凌秋”的牌子。

  7月21日晚,殷建华再次来到三九天都,示意劳荣枝想把她带出去过夜。劳荣枝拒绝,称领班不同意她出台。却又私下约定,让殷建华第二天一早去她的出租屋找她。

  法子英在到案后说,他不愿意劳挣卖淫的钱,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来摸清谁是有钱人。

  7月22日一早,殷建华趁妻子出去上班后,离家前往劳荣枝出租屋,推开门却撞上了手持尖刀的法子英。

  “坐下,动我就宰了你。”法子英发话。

  殷建华瘫坐在地,被法子英拖进狗笼,上锁后又用铁丝紧紧扎住笼门。

  “我就是吃绑架这碗饭的。”法子英说完,掏出自制的手枪举到殷建华面前。法子英开口向殷要20万,之后又改口要30万。见殷态度犹疑,法子英又威胁说:“我可是杀过人的,你相信不?”

  殷建华不吱声,法子英又说:“我说一千道一万,你也不怕,等一等,我做给你看。”

  随后,法子英来到六安路木工市场,以做工为名把刚刚来合肥摆摊没几天的小木匠陆中明骗回了出租屋。

走上杀戮之路:消失的劳荣枝与七人命案始末

  南昌公安发布的通缉令上的劳荣枝和法子英 。资料图

    小木匠

  31岁的陆中明老家在合肥市北部郊县长丰县,距合肥市区有二十多公里。

  他和妻子育有两儿一女,老大7岁、老二4岁,最小的才2岁。

  陆中明十几岁起便跟着师父学习木工,手艺很不错。农闲的时候,他就去城里出工,在当时,平均下来一天能挣近一百块;农忙的时候,陆中明就回家里帮着妻子插秧、收谷,每年能待在家里的日子还没有3个月。

  陆中明在外做工的日子里,妻子朱大红只能用传呼机跟他联系。

  1999年7月14日,农历六月初二,为给即将上小学的大儿子筹学费,陆中明一早从老家长丰县夏店乡坐上班车,去合肥寻找活计。

  这一去成了永别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丹东电视台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辽ICP备05014404号 删稿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  辽ICP备05014404号